长夜

有野心 没决心.
不要做这样的人

头像from: http://youshuangruozhui323.lofter.com

我是真的喜欢王杰希。

识乙:

自我反省

屠龙勇者的lv99毁灭级树枝:

经过两小时修炼写出了两千字作文
仅代表个人观点
看看就好😔

明天运动会了 走方阵 是斯莱特林
等等我 我的党费快凑齐了。

听说这叫人间四月天

天堂鸟

*考完试了(迷)小短文

我前往香格里拉所带的行装极简,几件换洗衣物,些许的压缩饼干和矿泉水,再就是一本我反复读了很久的,最喜欢的一本书。说起那本书,实在是神秘的不行,按理说书本上都会标好著者,可那本书却没有,到现在为止,出版社的微博也只在书出版后群众一声高过一声想要见见作者的呼声之下转达作者的意思:如果有缘,自会明了。

傍晚的香格里拉温度已不如正午时分那样暖和,坏在盘山公路半途的大巴车司机在路边蹲着,不缓不慢吸着烟,同我一样的旅客们对于车子的故障也没太多抱怨,大家都在车里找了位置做好了过夜的准备,毕竟在我们所处的路段能遇到来往的车辆是不太容易的。我把背包放在地上,坐在包上,趁着还有那么一点...

雪背叛了冬天

卡米尔写完了这张数学卷子上的最后一道题,终于得空撂下笔稍事休息,手边从前桌传来的新卷子又摞了一叠,他将它们对折整齐压在笔袋下面,继续写起了下一张试卷。
他高三,自然以学业为重,成绩优异对考学也没太多烦恼,总归是多尽一份人事提高一分干掉千人,他不为早晚踩在脚下的星辉而疲惫,不因巨大的作业量而烦躁,甚至百日誓师大会这样洋溢着高三学生势在必得热血气氛的地方也让他没什么感觉。他先前跳过级,是班里年纪最小的孩子,尽管旁人看来卡米尔已经可以高枕无忧,可让他发愁了两三周的,是报考的志愿。
午休时间在食堂吃了午饭返回班里上午自修的路上,卡米尔看到站在教学楼不远处的一个女人,紧接着又从大门飞出来一个女孩子扑倒女人怀...

十则创意写作练习

夜曲:

有空试一试嗯哼


陆歧:



穷图:



写作技法guide:






1.7x7x7

拿出你书架上的第7本书。翻到第7页的第7句话。以这句话作为第一行写一首七行诗。

2.词典

随意翻开词典。找到一个你不知如何去给出定义的词汇。发挥你的想象力去定义这个词。重复这步。

3.最初的体验

描述一种最初的体验。你的初吻、第一只宠物猫、上学第一天——它们都能构成精彩的故事。

4.杂志拼图

从一...

雷卡一辆ABO

*R18注意*人工置顶不再是人工置顶了 当你看到这条博时我已经在学校接受爱的教育了(什么x)

*超久没开车很有可能出现晕车现象一定要提前准备好晕车药!!!!!!!!  是群里爸爸们卡卡抑制剂失效的梗!

*最后情人节快乐


Here we go.

雷卡/我想和你谈个恋爱

*献给情人节  小短文。但是偏偏学校情人节开学就要匿了所以提前一天发出来吧,祝各位情人节快乐!
*(希望学校少一点放肆的情侣/黄豆再见)

距离卡米尔回到雷王星已经过去一个星期,直到现如今的太阳升起,他都没有见到过他大哥雷狮。凹凸大赛结束已过去多年,卡米尔早已和稚嫩少年这般的形容词脱节,回到雷王星稍作整顿后去往别的星球算是留学,如今再度回到故土,已是衣装革履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了。
他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衬衫,描摹着记忆里的图画寻到了儿时自己经常偷跑到城堡外墙顶部的路线,望着窗外黎明之下将醒未醒的城市和在王城建筑顶端渐渐崭露头角的太阳,几扇寂静中被打开的窗户,几只白鸽因早起的妇女们甩甩待晾的...

【手书】雷卡-日曜日(backnumber)

走你┏ (゜ω゜)=☞


其实也是没想到今天能搞完x不过正好今天也是生日啦这难道是命中注定吗(雾)

上面几张图是比较喜欢的几张

鸣谢一位爸爸: @VOLenca ←虽然这位爸爸不上lof但是是她教会了我 怎么导出 怎么压制 甚至因为我电脑问题没法压制帮我压制 从我开始下载软件的那一刻起这位爸爸就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雷卡/罪魁祸首

*大噶好这儿新入坑小新人 一篇不咋长的文 接受一切建议!!!

*妈妈 我爱上了海盗头子(雾) 

在围巾覆盖之下的肩膀处衣服布料已被染上暗红色的一片,皮肉与衣料黏在一起,稍动下肩膀就能感到剧痛不已,卡米尔的刘海被汗珠黏在额前,他在自己的帐篷内,面前桌子上的镜子前和昏黄的灯光下,注视着自己把自己那件心爱的衣服脱下的艰难过程。衣料下的一片血肉模糊让他咂咂嘴,对手给他留下的这道刀伤,深是第一,其二则是有毒。或许旁人在知晓自己中了毒招后心就先是灰了一半,可卡米尔很冷静,他不去急着计算自己会不会时日无多,“可能会留疤”这样的想法反而是冒出来的第一位,他也自知自己...

2016-2017年度超晚总结

本来想着生日那天再发的不过好像真的总结的太晚了说不定那天还要在赶作业之中度过什么的(雾)

大约是六月底七月初入了文野圈,就从那时候开始计算的话写的文都是太中,稍微罗列一下子:

 

①《不对等》 43,760字(手机码字没电脑存档有些章节没法计数orz

太宰治无奈于中原中也与六岁那年无异的反应,但现在都已经无所谓了。他笑了笑,轻轻说:“因为黑夜一直知道星星所在的地方啊。如果说中也是星星,那么我的话……”

“大概就是能够映衬出星星美丽的黑夜了吧。”


 

《情深时长》54,553

说什么呢?他们之间早就有了不需要语言沟通的心有灵犀。跨越两颗...

一生无惧

*写着开心就好。

“中也,你怕老吗?”

 

太宰治问中原中也这个问题的时候,中原中也正忙着把自己的东西摆置到新的办公桌上去,对太宰治突然之间问得这么一个问题倒让他心里有点莫名的发慌。他沉默了。沉默的缘由很简单,只是因为不知道答案而已。

他从不考虑关于人的生老病死:生,是他命运开始;老,是自然规律;病,人吃五谷杂粮病又不稀奇;死,谁又愿意感受着自己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慢慢衰老呢,因此这个问题在他脑里的定义从来都是命由天定,费时费力思考这种问题,徒增心里几分优柔寡断罢了,对他一个黑手党而言那便是犯了大忌。他刚想嘲讽太宰几句,反倒被他抢了话头。太宰治说:“我们会遭报应吧。”

 ...

耳语

搭上了一辆播放着戏曲的出租车,戴着墨镜的司机抬了抬头看向反光镜映射出来的男子问道:“哟小哥,去哪儿?”他说,随便,先开车吧,然后调下车窗,燃着了一支烟。出租车司机并不在意那几丝在他车里萦绕的白烟,发动了车子,以缓慢的速度行进。街边路灯的光亮透进车窗,打亮那位抽着烟的乘客的侧脸,冬夜的寒风撩乱了他那顶礼帽之下的发丝,呼呼地钻进他脖子里。中原中也最终只是在某一个街边下了车,在原地愣上片刻后又迈步慢悠悠地原路返回,路灯上挂着的两串灯笼被灯光赋予了色彩,沿途拎着大大小小装满年货塑料袋的人们也有说有笑商议着过年的事,中原中也只叼着嘴里那只烟在这般嘈杂的街道上静静地吐着烟圈,直到烟草燃烧殆尽。

他脑子里...

不随人变老,不伴时消逝

这世界有72亿人一同活着,会为了某个人做出付出的,70%是亲人,25%是爱侣,我作为剩下什么都不是的5%,不计值得与否,我只想他活着。


“嗨,爷爷,你来啦。”少年把头从被窝里探出来,因心情激动,一手还不停地怕打着小枕头,注视着推门而入的男人。

“嘘,小声些。”虽被称为爷爷,但实际上来者也不过是刚刚年逾半百,他伸出食指轻抵唇瓣,在少年身边坐下,招呼他躺好,替其掖了掖被子。少年用那双小手拽了拽老者的和服衣袖,问道:“今天我们讲什么故事?”

“嗯……今天呀,给你讲爷爷年轻时两个朋友的故事吧。”


学生时代班主任下发一张小纸条让同学们...

梦中情人.(太中/一发完结)

今日是我的丈夫,太宰治的葬礼举行日。我正参加了葬礼回来,决定写下与他度过的没什么好写的这半生。

我的丈夫是个非常奇怪的男人,他有一副能让所有女人倾倒的好看皮囊,眉眼间温柔的笑是他最得意的捕猎武器;他很会说情话,低沉的嗓音说出来的话语像能让人慢慢致命的毒果;他热爱自杀,时时问我要不要一起殉情,大概就是因为这一点,他身上总是缠满了绷带,而绷带下皮肤的模样——我一无所知。

是的,我一无所知,除了太宰治这个名字和我自己摸索出来的几条特点以外,我对他一无所知。他以笑意深藏自己的内心,鸢色眼眸深邃无底,他从来不谈论自己的事情,我们之间甚至除了夫妻的名分以外什么都没有,可以说,我同样一无所有,我们之间没...

What are Words.

短篇,一发完结╰(*´︶`*)╯祝食用愉快
01

天地良心,他太宰治只不过是恰好受命出来为侦探社置办些东西,从没想到过会在超市碰到中原中也。或许他在进这家超市的时候早该注意到周边的不对劲——人少,特别少。脚边不断有黏稠的血珠子拍落在地上,不知是两人之中哪一人的。肩上扛着重伤昏迷的中原中也,拖着带伤的脚一瘸一拐缓慢前行。光线昏昏暗暗,太宰治感到不断有血顺着睫毛往下滴,他连眼睛都不敢眨,生怕看不清脚下的路好让地上七歪八横的碎石来个一箭双雕。

碎石之下一朵朵血花交错着绽放,线条凌厉中不失让人心底生寒的阴柔,不时有一只手横在地面上,一只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太宰治终于找了个算是比较干净能待...

© 长夜 | Powered by LOFTER